<i id='wd1j1'><div id='wd1j1'><ins id='wd1j1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i id='wd1j1'></i>
    <span id='wd1j1'></span>

  • <dl id='wd1j1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wd1j1'><strong id='wd1j1'></strong><small id='wd1j1'></small><button id='wd1j1'></button><li id='wd1j1'><noscript id='wd1j1'><big id='wd1j1'></big><dt id='wd1j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d1j1'><table id='wd1j1'><blockquote id='wd1j1'><tbody id='wd1j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d1j1'></u><kbd id='wd1j1'><kbd id='wd1j1'></kbd></kbd>
        <fieldset id='wd1j1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wd1j1'><em id='wd1j1'></em><td id='wd1j1'><div id='wd1j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d1j1'><big id='wd1j1'><big id='wd1j1'></big><legend id='wd1j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wd1j1'><strong id='wd1j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ns id='wd1j1'></ins>

            找姑鳥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  從前有一個女人,她出嫁瞭,離開娘傢,來到婆傢。女人模樣秀麗,人也勤快,傢務活沒少幹。可是婆婆就是不喜歡她,有事沒事總要找機會折磨她,三更就叫她起來舂米,半夜也不讓她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這個女人總是哭,她哭呀哭,舂米的時候,淚水落在米粒裡。洗衣裳的時候,淚珠落在河水裡。

              看著樹上的鳥兒,這女人就想:想是能變成一隻鳥就好瞭,要是能變成一隻鳥就好瞭!

              看到水裡的魚兒,這女人就想:要是能變成一條魚就好瞭,要是能變成一條魚就好瞭!

              這個女人有一個小姑,小姑長得特別秀氣,做事情也聰明伶俐,還沒有到出嫁的年紀。小姑很喜歡她的嫂子,嫂子做飯,小姑就幫她燒火,嫂子去挑水,小姑也跟著去,跟她一道拉轉水井的轆轤。天冷的時候,嫂子和小姑一道坐在太陽下織毛衣,小姑織的毛衣嫂子剛好合身,嫂子織的剛好給小姑穿上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小姑坐在窗前,嫂子給她梳辮子。嫂子一邊梳,一邊嘆氣:“在傢做姑娘才好呢!以後嫁到婆傢,就要受苦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姑望著窗外的青山,嘻嘻地笑:“我才不要出嫁呢!”

              “女孩兒長大瞭,怎麼能不出嫁?”

              小姑笑得更厲害瞭:“要嫁我就嫁給山神,山神獨自一個,沒爹沒娘,嫁過去也沒有婆婆管著,多好!”

              “傻姑娘,你知道山神?山神是誰啊?

              ”嗯,山神麼,每座山都有一位山神。山神是個可憐的傢夥,因為娶不上媳婦,總沒晚飯吃,一到天黑,山神就在山頭嗚嗚叫喚。你聽,他又叫瞭。“

              嫂子笑著捂住小姑的嘴:”你小孩子傢傢,胡說什麼呀!那不過是山風。“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春天,婆婆養瞭好多蠶,蠶要吃桑葉,很快把傢門前的桑樹葉吃完瞭。於是,每天聽到第一道雞啼,婆婆就把媳婦叫起來,趕著她上山去采桑葉。開始時天很冷,漸漸春風和暖,傢裡的養的蠶兒越長越大瞭,而山上的桑葉卻越采越少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已經到瞭吃中午飯的時間,女人還沒有回傢。小姑提瞭竹籃子,上山給嫂子送草餅子。

              ”嫂子!嫂子!你在哪裡?“小姑一路叫,一路往山上跑。跑上山坡,隻見嫂子獨自坐在石頭上哭,她的竹籃空空的,她一片桑葉也沒采到。

              山坡上隻有幾棵桑樹,桑樹的葉子全給摘光瞭。陽光裡,枝繁葉茂的全是柞樹,春風吹著柞樹葉,沙啦沙啦響。

              ”今天隻怕摘不到桑葉瞭,以後恐怕也摘不到桑葉瞭,就是桑葉能再長出來,也不夠蠶吃呀!蠶吃不飽,婆婆要打我的呀!婆婆要抓住我的頭發,把我的頭往墻上撞呀!今天怎麼辦?明天怎麼辦?以後怎麼辦?“嫂子嗚嗚直哭,哭聲好淒涼。

              小姑想瞭想,使勁跺瞭跺腳,接著她用兩隻手圍成一個小喇叭,朝著深山喊起來:”山神,你把柞樹變成桑樹啊!如果你能叫柞樹變成桑,我就嫁給你做新娘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嘩嘩嘩!“

              ”嘩嘩嘩!“

              山上山下,溪澗裡的每一滴水,都快活地笑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”沙沙沙!“

              ”沙沙沙!“

              漫山遍野,柞樹林的每一片柞樹葉子,也跟著笑起來,仿佛有人撓瞭它們的胳肢窩似的,它們笑呀笑,笑呀笑,笑著笑著,全都變成瞭桑葉。

              沒錯,看呀:隻不過一忽兒工夫,漫山遍野的柞樹葉全都變成瞭桑樹葉!

              這時山風吹來,格外溫暖,格外柔和,就像一種釀瞭很久的黃米酒,吹得人喜洋洋醉熏熏的。

              姑嫂倆又吃驚又歡喜,她們采瞭滿滿兩籃子桑葉,下山瞭,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婆婆見到兩籃子桑葉,立即眉開眼笑,拿瞭桑葉去喂蠶瞭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姑嫂倆一道上山采桑葉,可是采著采著,小姑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嫂子到山澗去找:”小姑!小姑你回來呀!“

              山澗不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嫂子到桑樹林去找:”小姑!小姑回來呀!“

              桑樹林也不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山梁山隻有風,呼呼吹過。

              嫂子從山腳找到山頂,從前山找到後山,她的鞋底在山路上磨掉瞭,衣裳被荊棘撕成碎片。

              她從春天找到夏天,又從夏天找到秋天。秋天天冷下來,山上樹葉落瞭一地,草也枯瞭,嫂子在秋風中摔倒瞭,砍柴的樵夫可憐她:”天冷瞭,你回傢去吧!“

              可嫂子仍在叫喚:”找姑!我要找姑呀!“

              山上百鳥都知道她在找她的小姑,都很同情她,一隻接一隻飛過來,每隻鳥兒給她一片羽毛,遮蓋住她在寒風中發抖的身體。

              等到鳥的羽毛把嫂子全身蓋住,嫂子就變成瞭一隻鳥。她在紛飛的落葉中飛起來,一邊飛,一邊叫:”找姑!找姑!“

              冬天來瞭,刮起北風,下起大雪,她迎著風雪飛,一邊飛,一邊叫:”找姑!找姑!“

              冬天過去,春天又到瞭,她從桑樹林飛到柞樹林,又從柞樹林飛到桑樹林,她一邊飛,一邊叫:”找姑!找姑!“

              她在一望無際的田野飛,她在連綿不絕的山嶺飛,一邊飛,一邊叫:”找姑!找姑!“

              她在金色的陽光裡飛,她在銀色的月光裡飛,一邊飛,一邊叫:”找姑!找姑!“

              她年年這樣叫,月月這樣叫:”找姑!找姑!“

              人們依著她的叫聲,給她起瞭個名字,叫她”找姑鳥“。